请更新浏览器版本

欢迎浏览rolex.com。为确保最佳的浏览体验,我们建议您使用最新版本浏览器。

扫描QR code以连接劳力士微信专页。

保罗・卡亚德

一只劳力士,一个故事

美国帆船运动员保罗・卡亚德(Paul Cayard)是一位备受推崇且成功的职业船员。他曾七度赢得世界锦标赛冠军殊荣,两度参加奥运会,七度出赛美洲杯(America’s Cup)。过往四十年,卡亚德在海上航行数十万英里,曾面对大自然的众多险要境况。建立互助情谊对应付海上的艰巨挑战至为重要,而其劳力士腕表便让他想起那些难忘时刻。

ertas_paul_cayard_0001.mp4

“我认为早年吸引我扬帆出海的原因,是当中的自主自由。我确实是这艘木船的船长,但是一般而言,没有八岁小孩能够成为船长!”

八岁时,父亲在旧金山的车库为我建造了第一艘小木船。家族中没有人有出海的经验,但我于七岁时经由同学介绍,开始认识帆船运动,父亲也明白我对这项运动的热爱。我认为早年吸引我扬帆出海的原因,是当中的自主自由。我确实是这艘木船的船长,但是一般而言,没有八岁小孩能够成为船长!自此,我对帆船运动的热爱便从不间断。

科学驱使人类单靠风力航遍全球,我认为这点非常令人惊叹。如果我希望从旧金山前往泰国、也门或埃及亚历山大港,即可以随时起行。但是有时候,大自然可能危机四伏,你必须安排有序,准备面对大自然的怒火。

保罗・卡亚德的劳力士腕表

准备充裕的情况大概占90%,然而,不论你的经验何等丰富,你总有机会遇上从未见过的风浪。这可能是大自然最引人入胜,同时又最险象环生的一面。有时候,你会身处地球最偏僻遥远的角落,一旦情况有异,你只能依赖船上的其他九位船员,因此你必须将生命托付给他们。这种海上情谊就好像兄弟间的照应,深信大家能够互相帮助。

“不论你的经验何等丰富,你总有机会遇上从未见过的风浪。这可能是大自然最引人入胜,同时又最险象环生的一面。”

这只腕表由摩洛威尼斯号(Moro di Venezia)的船主劳尔・加迪尼(Raul Gardini)所赠。1988年,船队在我成长的旧金山海湾胜出超级帆船世界锦标赛(Maxi World Championship)后,劳力士便颁授腕表予优胜帆船的船主。然而,劳尔却慷慨地购入了25只漂亮的潜航者型腕表,镌刻着“1988 Maxi World Champion, Il Moro di Venezia”(1988年超级帆船世界锦标赛,摩洛威尼斯号),并送给每一位船员。这是对优秀表现的莫大肯定,就我而言,此腕表象征着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时期。我们及后胜出美洲杯的挑战赛系列(Challenger Series),跻身美洲杯决赛,参与世界各地的赛事。整段经历中,腕表一直相伴在旁。

我佩戴潜航者型腕表,在切尔沃港的超级帆船世界锦标赛取得亚军,也于1991年在日本赢得50英尺组别的世界锦标赛。我曾在英国怀特岛的考斯港、德国特拉弗明德、美国基韦斯特等地作赛。这只腕表于1997年与我一同环游世界。

“这只劳力士对我的意义重大,不只因为它见证的众多赛事,更是因为将腕表送赠予我的人。”

这只劳力士对我的意义重大,不只因为它见证的众多赛事,更是因为将腕表送赠予我的人。劳尔・加迪尼不仅是帆船船主,他对我的事业影响深远,对我的人生尤甚。他是我的导师、我的第二位父亲。

女儿尤其钟爱此腕表,所以当她18岁时,我便让她佩戴腕表数年。腕表陪伴她度过高中毕业,当我看到她佩戴着劳力士腕表走上讲台,便决定于子女21岁生日时,为他们送上劳力士腕表。子女皆是热衷的船员,我非常乐意教授他们相关知识。儿子获得游艇名仕型,而女儿则获赠潜航者型,跟这只一样。